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

洪婉郡的第一胎:溫柔生產

洪婉郡的第一胎:溫柔生產
「生產不是生病,是本能;我要用自己的力量,把孩子生下來!」這是我對生產的第一個盼望。產前,偕先生參加好孕工作室-阿萍醫師的【辦一場生產派對吧!】、【生產計畫諮詢】、嘉黛助產師的【希望種子-產前教育課程】。陳醫師的課讓我認識到:在正視生產風險、母嬰安全、生產計畫保持能夠接受醫療協助 的彈性下,溫柔生產是將生產要如何進行的決定權回歸產婦,讓產婦自己決定陪 產者、用自己的力量、決定在什麼環境與姿勢將孩子娩出。每次的生產經驗都可以是一個故事,可以是獨特的、可以很有人味、甚至,可以很 high。嘉黛助產師的課讓我知道:生產時的身體感受有別於以往,產程的陣痛,會痛多久?是什 麼感覺?心理上、身體上可以怎麼去面對?在課程中,我們把在產程演進中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大致沙盤演練一次,並保留不同產婦的產程會有個別差異的開放度。每當陣痛來臨時代表孩子離我們越來越接近,可以試著邀請它、專注感受它、然後渡過它。陪產者可以用溫暖的話語鼓勵產婦、做按摩、搔刮、淋浴、泡熱水澡、按壓骨盆等方式幫助產婦渡過每一次的陣痛。上了這些課程讓我對生產歷程有更清楚的圖像,對於產程的未知,心裡多了一份因為知曉而生的安定,並了解到孩子的誕生,是母體、胎兒、接生者、陪產者在產兆中通力合作後的甜美結果。

2017.4.24(一) 39W4D 凌晨 3:30
睡夢中出現 7-10 分鐘一次的循環宮縮,腹部微微悶悶的,小便擦拭時出現淡粉紅色的少量落紅。打電話詢問四季和安的護理師告知狀況,評估是否需要去醫院,最後考量家裡離醫院距離較遠,於是我們決定收拾待產行囊出發了。抵達四季和安後,健步進入觀察室,量胎音、內診確認開 1.5 指,接著進入溫柔生產產房。看到獨自擁有的生產空間、可以沖水舒緩的乾淨浴室、大大的浴缸,心情很是雀躍。我忘了自己凌晨被宮縮吵醒其實沒睡多少,坐在瑜伽球上跟先生聊天、玩自拍,有夠興奮的,於是開始動手佈置起房間,點檯燈、放音樂。

早上 9:30 陳醫師查房
陳醫師帶著燦爛笑容進來查房,關心我當下的狀況,親切地問道:「還 Ok 嗎?」就像是在大考當前在考場教室外準備時,老師特地前來的加油打氣。我告訴陳醫師,不久前看聽到隔壁房有產婦的慘叫聲,突然有種危機感,因為現在身體的感覺還沒有到達這般慘叫聲的程度,不知道產程還要等多久?擔心自己會不會跟媽媽一樣產道不開?反正很多擔心就是了。陳醫師說:「不著急,孩子準備好要出來,自然會讓妳知道。我們持續觀察,如果真的產道不開,我們就再來討論後續可能需要剖腹的問題(此部分在生產計畫書討論過)。」對啊⋯要怎麼出生,孩子會自己選,強求不來,平安最重要。但我真的真的好想要陰道生產喔⋯⋯ 於是我開始用念力催眠自己,希望身體朝著我的想望去做出變化。

10:00-14:30 悠閒地靜候
中午 12:00 測一次 30 分鐘的胎音,13:30 內診一次,維持開 1.5 指,宮縮時腹部覺得悶悶,強度跟早上差不多。我在產房內來回走來走去,一邊看 NBA 季後賽,一邊坐在瑜伽球雙腳打開搖擺著骨盆、上半身趴在床上小睡一下。記得這段時間經常出現排便感,出入廁所總共達 7 次之多,每次排完便,就會很開心地對先生說:
「嘿嘿,嗯出來了,這樣進產池時應該不會大太多,你可以一起進來喲!」
「我鼻要!」我的先生依然堅持。
「好唄∼」
這個也勉強不來。 歐∼怎麼還沒開始痛?我不想被抓去剖腹∼oh no~

14:30 舅舅來了!
在彰化擔任替代役的弟弟清晨得知我的產兆出現,到公司上了上午的班,並跟主管請到了下午的假,驅車北上,原本他還要搭自強號呢,我跟他說還是早點來吧!高鐵錢我出。14:30 抵達產房後,我們大致聊一下後續產程會可能發生哪些事並分配工作:陣痛時先生全神貫注陪在我身邊幫助我渡過, 老弟則在旁邊播放舒緩音樂、攝影做記錄、必要時隨時遞補。

15:00-17:30 產程出現積極的進展
護理師 14:50 左右進產房幫我裝胎音監測器監測宮縮情形。不安於產程一直停滯現狀,我其實有些心(沉不)急(住氣)了!為了讓產程發展更積極一些, 我把之前在書裡看到有關促發產程進行的方法「按摩乳房」拿出來用。經由乳房按摩,引發的宮縮可能促發催產素的分泌,促使產程的進行。我繫著胎音監測器 躺在床上,一邊跟兩位帥哥談笑風生,一邊用手掌心輕輕放在乳頭上,以畫圓的方式撫摸,心裡不斷默想著:「孩子,房間東西收一收,可以出來囉,我們都在等你哦!」 大約 15 分鐘後,腹部開始漸漸出現一波波比較明顯的宮縮,這種宮縮,感覺壓力從腹部的單點出發,然後整個下部腹的核心力量同時間一起往內縮緊凝聚。這種宮縮出現時,話,說不大出來了,需要緊緊抓著床邊的扶手,雙腳掌用力蹬著床板,然後長長地呻吟幾聲。 護理師進房查看:「現在感覺怎樣?」
我:「有幾波收縮還滿強的⋯有嚇到。」
護理師:「(看一下宮縮圖)哦,妳表現很∼好∼歐!這是「會生」的宮縮!」
我:「喔耶!來吧!」



胎音監測器拿掉後,之前一派輕鬆的狀態已是回不去了。宮縮約 2-3 分鐘一 次,那 1 至 1.5 分鐘的陣痛,任何身體的搖擺、任何舒緩的方法都無法緩解它帶來的劇痛。此時我嚐試趴著、躺著、跪著、蹲著等不同姿勢來承接痛的感受,盡可能把兩腿打開讓髖關節變得超級開鬆,希望幫助產道的開展。痛的時候,我真的很想鑽進一個洞躲起來,然後緊緊抓著旁邊的東西,什麼都不做、什麼都不想, 停在那裡,專注地哈氣、發聲就好。我先生在此時會幫我按壓骨盆,或者把他的太陽之手掌心輕輕按在我的腹部或腰部上,只要一陣痛,他的手就立刻會跟我的身體碰觸在一起。此外,我先生發現我陣痛時太專注在哈氣,根本不用提醒我這件事啊!但是我一哈一直哈,一口氣哈的好長,他怕我缺氧,所以不斷大聲地提醒我:
「來,吸氣!吸氣!」
「哈阿∼∼∼∼∼∼∼∼」
「吸氣!!」 產婦面對陣痛的感受是獨自的,陪產者透過肌膚的接觸雖然無法幫助產婦緩解疼痛,但這樣的愛撫與陪伴,讓產婦覺得痛潮來時是有人陪伴且備受呵護,我也因此長出了持續專注面對產程陣痛的正向勇氣。



17:30 起,痛到最高點,快生了,生好快!
17:30 後,陣痛約 60 秒出現一次。一波陣痛完畢喘息小小片刻,下一次的陣痛接踵而至,每次痛潮一來,我心裡的 OS 就是:怎麼這麼快!在一陣劇烈的 收縮陣痛中,突然間,啪啦!破水、落紅一起來。隨著每次收縮,羊水與血水一起被強而有力的腹壓擠出,幾次下來,整個房間床舖上、地面上鋪的浴巾已血跡斑斑。為承接一次又一次的劇痛,整個人彷彿進入另一個境界,我此時持續透過不同姿勢開展我的骨盆,發出長長的低鳴聲,但仍還是被宮縮的劇痛摧殘。我先生看我被陣痛搞得虛累累,請弟弟 call out 護理站,通知護理師他老姊「已經不大一樣了」。18:00 左右護理師進門,見到我們的戰場,非常開心肯定地說道:「哇! 進度很好,可以 call 陳醫師囉!」腦海裡頓時浮出陳醫師在討論生產計畫時告訴我,她的出現,代表已經差不多了。聽到註生娘娘要來了,我的心情既興奮也好安心。在等待陳醫師的到來之前,我持續專注在鳴聲哈氣上,在沒有陣痛的空擋 把頭髮綁一綁,準備好自己,男士們幫放熱水。

18:52 豆豆出生了!
18:20 陳醫師抵達產房,此時陣痛之間的距離約 30-60 秒,每次收縮時腹部核心就會出現不自主的「猛然用力」,在懷孕期間積極鍛練的腹橫肌確實派上了用場, 擠壓的力道大得非常嚇人,感覺兒子可以被我「噴」出來似的,心裡會有些怕怕,但我此時傾聽身體,讓它發生,站立著,額頭緊緊貼在先生的胸膛,雙手環繞在他的脖子上,發出狠狠粗粗低低的鳴聲,左右輕輕搖晃, 形成一段雙人小舞蹈。陳醫師檢查後說:「很好,這個用力一、兩次就出來囉!」那麼快?!孩子出來之前應該下水玩玩看吧!經醫師評估沒問題後,我下水了!
進入產池後,溫暖的熱水瞬間包覆著敏感僵硬的肌膚,身體的緊繃感在水中釋放掉,整個人變得好舒服、好輕鬆,疼痛感也得到相當的緩解。我用跪姿耗了好一陣子,出現了幾波比較弱的收縮,加上我擔心會陰撕裂,不大敢放大力,陣痛強度跟在浴缸外比起來似乎也變得不怎麼強烈。其實當下已經萬事俱備了,就卡在我自己(心理)這一關⋯..。在陣痛時有所保留「怕怕地用力」幾次下來,還是把兒子頭蓋骨部位擠了出來,卡在產道口,產道被撐得好大、好開、好痛!陳醫師建議我換成斜躺試試看,並告訴我:
「它(會陰)還是完整的,妳可以放力來,用力屁股高度不要抬超出水面,兩腿盡量打開膝蓋不要向內夾。」
改成斜躺,我看到了兒子濃密的頭髮,他就在那裡,好真實,離我好近!
我告訴自己:「(台語)存生一條路,催落去啦!」

接著陳醫師趁著一次的陣痛幫我順著宮縮力量用手輕推肚子,將寶寶往下帶,我接著在下一波的陣痛中,專注把意識停在腹部,想著力量往下走。兒子就在一陣響徹雲霄的尖叫聲中,被我超爆強的腹壓給噴了出來...............對,真的是用噴的。兒子娩出後,陳醫師迅速地將繞頸的臍帶花環解開後將兒子送到我胸前,那一刻,其實有些反應不過來,我激動地說,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啊?!現在想起來, 是一種混合覺得極為不可思議、驚喜、感動、踏實又有些自豪的喜悅。 兒子依偎在我懷裡,我端詳著。臉皺皺的、鼻子小小的、頭髮好濃密,捲捲的,皮膚粉紅色,摸起來滑滑軟軟綿綿,白黃色的胎脂遍佈全身,⋯看不出眼 皮是單還是雙(哈)。
「嗨∼歡迎你!」在大人狂喜的歡迎聲裡,兒子他卻很安靜,沒有哭,只是不斷吐著羊水。
「來唱生日快樂歌吧!」
「主!你!生!日!快!樂!」
「娃∼娃娃∼∼!」他大哭。
是知道自己出生?!
還是抗議我們太嗨啦?


我們玩了一會兒,胎盤隨即排了出來,陳醫師問:「誰要來剪臍帶?爸爸嗎?還是婉郡妳想要自己剪?還是弟弟?!」最後決定是由先生剪了臍帶,就在我胸前,見證「第一次與兒子分開」的這一刻。
斷臍後,母嬰離開浴缸回到床上進行親膚接觸,讓兒子尋乳與吸吮。陳醫師利用時間為我們做胎盤拓印,以紀念孩子在腹中生命之源的曾經存在,為兒子的生產派對畫下圓滿的句點。


最後,有關會陰的縫合,是此次生產難忘的一頁。我的會陰在兒子娩出時稍微裂了一個大約一公分「閃電形」的開口,經陳醫師評估,站起來傷口合得起來,一段時間後它會癒合,可縫,也可不縫。在得知不會引響泌尿狀況下,我選擇不要縫,且相信身體的自癒能力;會陰的肌膚一定能找到它彼方的麻吉,手牽手黏在一起。陳醫師起初尊重我的決定,並表示這幾天她會持續幫我追蹤傷口的狀況。產後住院休養的每一天,陳醫師都來探視並檢查我的傷口,檢查完後都會語重心長地跟我再次確認:
「其實,有一點點開,我們要不要考慮稍微給它帶個幾針? 感覺會稍微繃繃的,不大舒服,但三五天後感覺就會好很多。」
「歐⋯..我不想縫。」

我每一次都如此猶豫地回應,其實是不敢縫,即使知道縫合會好得比較快還是不敢跨出那一步。出院前一晚,陳醫師繼常來病房探訪,用比較堅定的態度建議我帶個幾針其實會比較好,但我還是萬般猶豫,而陳醫師一樣給我時間考慮,嗯, 應該說她在等我「想通」。雖然不縫合下一胎會比較好生,但開開的多少會影響夫妻性福呀,所以最後還是決定縫了。

事後回想,從這整件事,我見證了溫柔生產讓產婦自主的精神所在,這件事讓我知道:身體是產婦自己的,在沒有影響正常身體機能的狀況下,我有權力選擇要縫或不要縫,但我當然也必須自行承擔不縫之後後果的好與壞。

這次生產,沒有打催生、沒有灌腸、沒有吊點滴、沒有打無痛分娩、沒有注射抗生素、沒有剪會陰、延遲斷臍、爸爸剪臍帶、母嬰親膚接觸直到過癮,所用的醫療介入是三次三十分鐘的胎音監測、兩次內診以及最後會陰的縫合,全程完全依照我的計畫走。很幸運、也很感謝,接觸到好孕工作室鈺萍醫師和嘉黛助產師的產前課程,讓我的第一次的生產就能與它「溫柔的相遇」,可以在身處未知狀況下保有自信,在產程最難熬的時候,可以心裡踏實、有方法的從容渡過。產後,催產素大爆炸,會陰傷口的不適、宮縮排惡露的悶痛,因為忙著學習哺乳而轉移了注意力。哺乳初期的心酸血淚:跟兒子磨合含乳姿勢、乳頭破掉,也隨著不放棄持續親餵、想要給兒子滿滿的愛的精神意志下,順利的習得哺餵技巧,至今孩子也吸的很不錯,親餵成為我們母子每日的獨享時光。

感謝陳醫師,從懷胎後期去找您產檢開始,總是給我滿滿的正能量,我經常聽到您說的一句話是:
「妳可以自己生喔!」


一開始我不大敢相信,太不可思議了啊,但上了課之後,對於生產的過程與細節更加了解,加上積極的自我催眠, 一股傻勁兒相信自己做的到,最後還真的靠自己的力量把孩子生了出來。謝謝您,我真的做到了。我很慶幸,是由您的雙手,迎接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。感謝我的陪產者,我的先生紹仁、以及弟弟啟瑞。兩位男士在陪產前,為了克服恐懼,上 youtube 看了很多別人的生產影片先做預習,生產當天他們用他們的方式陪伴我,讓我感覺很自在,當我有狀況時立刻出現在我面前給我最到位的幫助,他們是神隊友無誤。

感謝我的爸爸媽媽,總是給我空間讓我思考自己要什麼,自己規劃、做出決定,然後盡力去得到它,連生孩子也是一樣。我、先生和弟弟因為參與這次生產經驗,見證如此順勢、友善的迎接生命的方式,讓我們加深了對生命誕生的了解, 也因經歷了這一段生產經驗,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,感覺真棒。希望下一胎可以邀請爸爸媽媽來開一場生產趴!













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