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

男人的手

【男人的手】 陳攸旻醫師


下午來了一對預約哺乳諮詢的夫妻,產後五天的新手爸媽,主訴是兩側乳房腫脹和硬塊疼痛。
初步了解哺乳史之後,接著評估乳房問題,我請媽媽坐在診療床,再準備了兩張椅子在床邊,拉上隔簾時,爸爸古意地站在簾外,我請他一起進來。
自然產的媽媽在生產院所三天內,依需求親餵的狀況良好,第四天進入月子中心後,「依規定」母嬰分離,寶寶定時被推進房間餵食後,再回到育嬰室。第五天媽媽的奶水來了,但是四小時「才能」餵一次,因為乳房迅速充滿奶水,奶水移出的頻率卻減少,導致乳房和乳暈過度腫脹,奶水反而無法順利流出,寶寶吸不到也索性放棄,護理人員請媽媽努力用力擠,「痛是必經的,越痛越能推散硬塊」,為母則強的她捧著胸前的炸彈,向月子中心請假前來求助。
我和爸爸分別坐在媽媽乳房的兩邊,教爸爸簡單的觸診評估,他很快地發現,被輕輕搖晃的那一側乳房象限,硬結散開,奶水自動滴出,接著我們就分工進行搖晃、螺旋型輕揉、刺激噴乳反射、反向施壓乳暈水腫、背部按摩⋯⋯種種循環,過程中媽媽說「這樣都不痛啊,原來可以不痛就滴奶了」,我順勢稱讚了已然上手的爸爸,滴著汗的他很有天份,力道輕柔,一邊用奶瓶銜接黃色的初乳和淡黃色的轉型乳,問爸爸累不累,他說「應該的。」我由衷地對媽媽說,妳真的很幸福,這個隊友非常厲害,等會兒回到月子中心,就可以讓寶寶直接吸吮了喔。
陸續向他們說明了嬰兒氣質、大小大餐是常態、移除量化迷思、母嬰身體同步,以及後續可能發生的問題和排除方法之後,我送給媽媽一些話,在哺乳時,不論是身體或心理的痛,都無需忍耐,疼痛是訊號,代表要尋求修正的方式,哺育孩子是細水長流的事,有家人一起協力會得到正向回饋的經驗。

由男孩的手,變成男人的手、爸爸的手,從愛情延展了親情,未來三個人的世界也許充滿挑戰,但一定能克服萬難。他們離去後,我腦海裡滿是這位爸爸幫太太紓困的畫面,媽媽閉著眼面帶微笑,如果要點一首歌來做ending,那本日DJ為大家帶來的是伍佰的:
"喔喔喔喔,妳是我的花朵,就算妳身邊,很多小石頭"

"喔喔喔喔,妳是我的花朵,我要保護妳,一路都暢通"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